精武鸭脖加盟怎么样(精武鸭脖是哪里的特产)

2023-10-31 20:12:21
天猫tmall.com > 天猫加盟 > 精武鸭脖加盟怎么样(精武鸭脖是哪里的特产)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精武鸭脖加盟怎么样,以及精武鸭脖是哪里的特产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鸭脖第一股”的天花板困局 绝味食品高管离职持续套现14亿背后

12月12日,绝味食品发布公告称,副总经理刘全胜及财务总监彭才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职务;同时,根据绝味食品公司发展需要,经总经理戴文军提名,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核通过,将聘任王志华担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

此次高层变动不禁令人联想到绝味食品在11月底被爆的出财报披露研发费用存在差异一事。尽管绝味食品第一时间就发布公告称,公司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研发费用与2018年财报中披露的上期研发费用不一致系“口径差异”,但也引发不少投资人对公司财务披露态度是否严谨的质疑。

《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多次致电绝味食品,但始终未得到对方正面回应。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如果研发费用数据的差异并未引发监管方面的调查,没有涉及到更深层次的一些问题,那么两个副总经理级的人员离开不排除是绝味食品在前期的发展模式遇到了一定的瓶颈之后,为寻求业务模式更新的一个调整。”

净利润增速乏力 四大股东竞相减持

纵观绝味食品的发展历程,2008年成立后,绝味食品于2017年在上交所上市。作为"鸭脖第一股",绝味食品在上市之后就备受资本市场的追捧。

“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销售模式使绝味食品迅速占领市场,成为卤制品行业的领头企业。截止2020年上半年,绝味食品共拥有门店12058家,煌上煌和周黑鸭分别拥有4152家和1367家。

除了绝味食品高层人员辞职一事引发关注外,今年以来,绝味食品控股股东接连减持现象更是令人堪忧。

8月31日,绝味食品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上海聚成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慧功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成广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福博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计划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以市场价格减持不超过3651.78万股公司股份,减持比例不超过6%,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按8月份公司股票中间价计,本次拟减持的股票市值近30亿元。

三季报数据更是显示,绝味食品前四大股东合计减持超过1800万股,若按80元的均价计算,前四大股东减持的金额高达14.4亿。

作为卤制品行业的领头企业,绝味食品控股股东为何接连减持?

这一切似乎可以从绝味食品的逐年下降的净利润增幅中看出一些端倪。

2020年半年报显示,绝味食品营业收入为24.13亿元,同比下降为3.08%,净利润为2.74亿元,同比下跌30.78%。从绝味食品披露的三季报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绝味食品营收为38.85亿元,同比下降0.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亿元,同比下降15.33%。

事实上,绝味食品净利润下跌并不是今年才开始。

数据显示,2017-2019年,绝味食品营收增幅分别为17.59%、13.45%和18.41%,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31.93%、27.69%和25.06%。与此同时,毛利率见顶也成为压在绝味食品头顶上的“天花板”,2017-2019年,绝味食品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5.79%、34.3%和33.95%。

显然,绝味食品在注意到了这一点。在现有已经饱和开店的经营状态下,绝味食品有意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大力孵化新项目,打造“美食生态圈”。

但目前来看,效果还未显现。

对此,沈萌表示,“股东此时减持,可能是其在股价相对高点选择套现一部分。这些资金要么是用于个人用途,要么可能是为了配合公司体外的新业务孵化等,但这至少侧面反映出绝味食品的转型或升级的过程应该是很艰难,不会是一个“V“字形的反转,而是“U”字形,甚至会更加的延长。因此,短期之内减持可能对于一部分股东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线上业务“叫座不叫好” 管理跨度难度加大

在线下门店数量逐渐饱和的情况下,绝味食品也在积极寻求新的营收增长点。

绝味食品在2019 年年报中表示,已积极推动线上业务发展。但目前来看,与线下门店营收相比,绝味食品的线上业务仍然逊色不少。

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绝味食品线上收入为0.07亿元,占比当年营收的0.14%,同比下降35.87%。同年,周黑鸭和煌上煌来自线上的收入分别为3.57亿元和0.80亿元。

《投资者网》发现,绝味食品门店数量是周黑鸭的8倍,而天猫官方旗舰店的粉丝数却只有周黑鸭的1/8。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线上线下一体化、线上与线下互融共通及互补短板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但是食品安全这一块不过关,消费者对于包装类的肯定是不认可的。绝味食品只要继续采用以加盟为主的模式,就避免不了这个难题,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可以预见管理的跨度和难度都非常大。”

沈萌表示,“这可能更多和企业对于市场不同角度的判断,以及企业在电商方面投入多少资源密切相关。如果对电商和互联网运营这一块并不是非常积极,投入的资源有限,那么受众的粘性就会不足。显然,谁在网上投入的资源多,谁的电商受众基础和潜在消费者基础就会更大,粉丝量就会更多。”

而对于绝味食品安全风险问题,沈萌表示,“在这种发展模式下,各加盟商的资质可能是参差不齐的,那么绝味食品在质量管控各方面肯定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要规避这种风险,公司就要在发展速度以及质量管控方面取得一个平衡,就是说既不能为了提高速度降低食品安全标准,也要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同时保持速度。企业应该制定出更加细致、更容易操作的食品安全管理及处罚的机制。只有机制更完善,才可能形成一个更好的循环模式。”

新项目孵化陷入两难 行业竞争日趋加剧

如果说绝味食品在发展线上业务、管控食品安全上的举措效果不彰,绝味食品在转变新的发展模式、打造“美食生态圈”上的发力则可以算是显而易见、谋略已久。

绝味食品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依托现有的供应链能力,以及开发和管控渠道的能力,通过自身力量和资本市场运作来。通过新项目孵化、投资并购等外延成长方式构建“美食生态圈”,致力成为“特色食品和轻餐饮的加速器”。

事实上,自2017年上市起,绝味食品一直致力于“美食生态圈”的布局,不断拓宽产品种类。通过新项目孵化、投资并购等方式,绝味食品已先后参股了精武鸭脖、和府捞面、幸福西饼等品牌。

对此,沈萌表示,“对于绝味鸭脖来说,这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坚持投资、孵化新的领域项目,直到这个项目足够壮大,其中的不确定性风险和时间压力是非常大的;另一方面,一旦这个项目不能快速产生比较理想的结果,是否放弃或者半途而废,判断公司是否能够承受股价的波动,或者说是在股价波动过程当中,是否能够说服投资者继续支持公司的转型,也是对绝味食品管理层的考验。”

目前来看,中国休闲卤制品行业仍处于快速发展期,市场份额较为分散。在三家卤制品龙头中,2019年绝味食品占卤制品市场的4.86%,周黑鸭占卤制品市场的2.99%;煌上煌占卤制品市场的1.99%。

对投资者的建议,沈萌表示,“整个行业技术含量不高,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行利用技术优势形成份额优势。如果说后续产生更多的行业内竞争,大家开始打价格战,就会导致收益率的降低。虽然需求规模大,但是收益不见得能够有多大的增长,这样的话,股票上涨的空间就变得十分有限了。”

本文源自投资者网

卤味三巨头之一利润跌超90%!年轻人吐槽啃不起鸭脖了?

不是年轻人不爱吃鸭脖子了,而是吃不起了。

总第 77

丹丹 | 文

“年轻人为何不爱吃鸭脖了”、“鸭脖为何卖不动了”、“人们为何不爱吃卤味了”等热搜的背后是卤味三巨头利润断崖式下跌的窘境。

曾经风光无限的卤味三巨头已经逐渐被年轻人抛弃?

卤味三巨头利润大跌

鸭脖子过气了?

曾自诩为“鸭脖界爱马仕”的周黑鸭利润下跌超90%,“鸭脖第一股”煌上煌利润下跌超70%,而“卤味一哥”绝味鸭脖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2月13日晚,周黑鸭发布盈利警告称,预期2022年净利润不少于2000万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3.42亿元,同比下滑超94%。对于业绩大幅下跌的原因,周黑鸭解释称,2022年国内新冠疫情反复,消费客流骤降,根据疫情防控要求,公司部分门店存在暂时停业情况。其次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端压力增加,以及汇率变动导致汇兑损失增加。

■ 来源:周黑鸭报告

2月28日煌上煌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22年实现营收19.54亿元,同比下降16.46%;实现归母净利润3081.62万元,同比下降78.69%。

对于利润下滑,煌上煌则表示原因在于:国内疫情反复,门店单店收入一直未能恢复;2022年门店数量出现负增长,肉制品业营收下降;同时,2022年端午销售受疫情影响,米制品业务经销、团购等渠道订单量减少,加之生产人员不足导致产能不足,使得米制品业务营收下降;此外,原材料、包装材料等各项成本的上涨也是原因之一。

据悉,煌上煌目前主营业务包括酱卤肉制品加工业务和米制品业务,主要品牌包括“煌上煌”、“真真老老”和“独椒戏”。

■ 源自:煌上煌业绩快报

同时,绝味食品1月份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2年公司净利润为2.2亿元至2.6亿元,同比下降73.49%至77.57%。扣非净利润2.5亿元到2.9亿元,同比下滑约60%至65%。

对于业绩下滑原因,绝味食品表示,2022年因为疫情,公司部分工厂及门店暂停生产与营业,对公司销售收入及利润造成一定影响。且公司在疫情期间加大了对加盟商的支持力度,导致销售费用增加较大。而原材料成本上涨幅度较大,对毛利率造成负面影响。

■ 绝味公告

餐饮新连锁注意到,卤味三巨头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欠佳。

今年以来,煌上煌、绝味食品、周黑鸭分别下跌2%、16%和27%。同时,业绩公布以来,市值也不断缩水。截至目前,煌上煌、绝味食品、周黑鸭市值分别为61.84亿元、297.31亿元和86.75亿港元(折合76亿元人民币)。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周黑鸭、煌上煌、绝味食品国内门店数量分别为3160家、4024家、14921家。

在交出上市以来最差的成绩单之后,绝味食品又传出了赴港上市的消息。

3月6日,绝味食品公告称,公司拟在境外发行股份(H股)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对此,绝味食品证券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启动境外发行股份(H 股)将加快公司的国际化战略,增强公司的境外融资能力,进一步提高公司的资本实力和综合竞争力,符合公司总体发展战略及运营需要。”

业绩大跳水,行业增长逼近天花板,赴港上市或许成为绝味在处境不佳时的新出路。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绝味食品赴港上市,能够获得香港多元的融资渠道,缓解资金压力。

价格离谱,套路式销售

年轻人不当冤种

年轻人不爱啃鸭脖子了吗?显然不是,啃着鸭脖,喝着可乐,刷着搞笑综艺的闲暇时光可太香了。鸭脖不好卖了,不是因为年轻人不爱啃了,而是因为年轻人啃不起了,这届年轻人不想再当大冤种了。

多位卤味爱好者告诉餐饮新连锁,花个二三十块钱买不了几个鸭脖,让店员随便抓点,就一百块打底,太贵了。而且,销售方式也很令人反感,明明只要十几块的,店员一抓就是四五十,你觉得贵不买了吧,人家还以一副看穷鬼的样子看你。

有网友在热搜下吐槽称,“喜茶都降价了,周黑鸭凭什么?”“当年卖切糕的都去卖卤味了”“现在熟食按克算也是醉了,也许再过几年就按克拉算了”。

可见,如今的卤味价格,才是逼退年轻人的关键。

■ 微博网友吐槽

从卤味品牌的解释中可以看出,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给了企业不小压力。

来自卓创资讯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20日,肉鸭均价为4.95元/500克,比2021年同期上涨12.51%。进入2023年,鸭肉价格再度急速攀升。据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最新数据显示,至2023年2月16日,全国主流市场白羽肉毛鸭销售批发均价5.61元/斤。

精武鸭脖CEO苏华在直播时分析鸭脖价格上涨的原因时也称,“原材料大涨,现在是骨头比肉贵!”

卓创资讯分析师孙亚男分析称,去年的肉鸭价格处于近5年偏高水平,核心驱动因素在于供应端减少及肉鸭养殖成本高位上涨。

而且,餐饮新连锁了解到,对于卤制食品生产加工企业来说,其直接材料成本占营业成本比重超过80%。

随着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卤味也开始被动涨价。

2022年初,绝味食品宣布部分产品提价5%,2022年7月再次提价,涉及鸭掌、鱿鱼、凤爪等产品,提价平均幅度为7%至10%。

据中银国际研究数据显示,2012年周黑鸭鸭脖销售单价为45元/斤。而2023年2月周黑鸭淘宝旗舰店一盒300克的周黑鸭鸭脖锁鲜装,售价为40.9元,折合每斤68.17元。十年间,周黑鸭鸭脖锁鲜装每斤涨了23.17元。

同样涨价的还包括煌上煌。淘宝官方旗舰店上,煌上煌一盒200克的卤鸭脖售价31.22元,折合每斤78.05元,而2012年煌上煌鸭鸭脖销售单价不过30元/斤,十年涨了48.05元/斤。

经济下行的当下,卤味消费主力群体消费降级,消费趋于理性,更在意性价比。而卤味并非刚需餐饮品类,属于“锦上添花”的休闲零食,自然就成为年轻人口袋紧缩时节省掉的开支。

此外,过去三年受疫情影响,人们社交频率大幅下降,酒吧、餐吧等对卤味的需求减少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销售。

餐饮新连锁还注意到,“三巨头”们的产品形态较为单一,已经不符合追求新鲜感的年轻人需求。

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绝味、周黑鸭、煌上煌的鸭货类产品收入贡献均超过50%,而周黑鸭的鸭及鸭副产品占比超过80%。除了啃鸭脖或鸡爪之外,年轻人希望吃到更多其它品类的卤味。

同时,如今的消费者对于食品品质、食品安全、营养健康等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但卤味品牌的食品安全问题,却越发频繁。

截至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绝味、周黑鸭和煌上煌的投诉量分别513、443和90条,包括产品变质变味、吃出异物、售卖过期产品等问题。

■ 来源:黑猫投诉

三巨头市占率低

新玩家不断涌入

《中国餐饮发展报告2022》显示,卤味食品赛道前五名品牌市场占有率仅为20%左右。其中,绝味鸭脖占8.6%,排名第一。周黑鸭为 4.6%、紫燕百味鸡占3%、煌上煌占2.8%、久久丫占1.3%,这就给了一些新品牌、区域连锁品牌和个体私营小店巨大的空间。

佐餐卤味紫燕食品成为第四家卤味上市企业,截至2022年8月,紫燕食品的门店数已超过5300家;老字号德州扒鸡近日也更新了招股书,加速上市进程。卤味资本市场曾经“三足鼎立”的格局逐渐发生变化。

近年来,新式热卤也在抢占市场——

以“当日鲜卤、现拌鲜吃”为卖点的盛香亭,2021年6月拿到亿元融资,截至2022年3月,其门店数量达400余家;

2021年7月,热卤食光完成天使轮融资,如今门店已经落户全国18座城市,数量达到500多家;

2021年10月,研卤堂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2022年旗下门店数量正式突破200家;

2019年成立的卤大妈,于2021年8月获得近千万融资,开店超过300家……

从品类来讲,三巨头所在的鸭货赛道也涌现出了新品牌。

据餐饮新连锁观察,近两年,主打卤味(主要是鸭子系列)+饮品(果茶)+甜品(零食)业态并融合社交场景的卤味品牌遇见小黄鸭闯入市场,其卤味的客单价在15-29元之间,茶饮客单价在9-13元之间,甜品客单价在7-15元之间。据其工作人员透露,目前遇见小黄鸭在川渝贵三地开店超300家。

■ 来源:遇见小黄鸭成都门店

此外,鸡爪赛道更是新势力频现。去年5月,主打麻辣/酸辣风爪的社区冷卤品牌“麻爪爪”已完成规模近1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截至2023年2月25日,其门店数量突破400家,另有33家门店处于筹备阶段。麻爪爪今年计划新开400~500家门店,主要分布在重庆、四川、贵州、广东。

以鲜卤鸡爪为拳头产品的福建卤味品牌“舞爪”于去年11月完成A+轮数千万融资,全国连锁门店已超过 300 家,主要布局在福建和浙江市场,其创始人郑锦清称,未来三年,规划开店数要达到3000家。(传送门:从烤鱼到卤味,17年餐饮老兵要用“鸡爪”3年开出3000家门店)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区域卤味再在崛起。区域个体卤味门店也在大量崛起。

比如,餐饮新连锁观察到,在成都,就有很多社区卤味个体店,打着“高汤现捞”的招牌,辐射周边一公里的社区休闲消费。

■ 来源:采访对象供图

“我们在租金成本和人力成本上有优势,可以更好让利给消费者,同份量的产品价格只有绝味的一半,且品种更多。”高汤现捞联合创始人王女士告诉餐饮新连锁。

这种单店、小摊,甚至可以与其他品牌合租,降低成本。比如,高汤现捞就与社区包子铺门口开设档口,与包子铺老板共同承担一份租金。人力成本方面,更是除了一位做卤菜的阿姨之外,其余都是老板亲力亲为。

卤味市场,空间很大,但竞争更大。当更多类似于现捞的这种小店冒出来时,连锁卤味也需要重新考量市场布局以及下沉运营的问题了。

结语: 性价比才是竞争力

美团发布的《2022卤味品类发展报告》显示,预计2022年中国卤味行业规模达3691亿元,2023年将达4051亿元,2018年至2021年复合增长率为12.3%。

同时,年轻人依旧爱吃卤味。据艾媒咨询数据,96.6%的消费者购买过卤味,其中只有7.9%的人对卤味表示“一般”或“不喜欢”。

所以,当下的卤味赛道依旧很香!

鸭脖这种平民零食,原本就是比较便宜实惠的大众消费。面对发展瓶颈,提价不是打破增长困局的上策,亲民的性价比才是核心竞争力。

至于你能不能做成“鸭脖中的爱马仕”,消费者并不关心。

*部分图片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admin | 分类:天猫加盟 | 浏览:10 | 评论:0